时间:00:38:21 来源:达林·赞雅 作者:侠大资讯网 点击:758476694
{随机段子}

今日看世界2018最新

侯杨方:历史的精确与叙事的模糊

????


侯杨方:历史的精确与叙事的模糊


侯杨方:历史的精确与叙事的模糊


侯杨方:历史的精确与叙事的模糊


侯杨方

本期Boma讲者,《盛世》系列作者

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丝绸之路路线的精准复原、清朝地理信息系统与地图集、人口史、经济史等。论着代表作有:《中国人口史》(1910-1953年卷)、多卷本《清朝地图集》。

侯杨方:历史的精确与叙事的模糊

侯杨方:历史的精确与叙事的模糊

● 从人口经济学到丝绸之路的考察之旅 ●

大家好,今天大家看到的视频有关丝绸之路,这是我们演讲的一个开始。我以前不研究丝绸之路,我的学位实际是人口经济学。我一直非常喜欢历史,也非常喜欢地理。我觉得20来岁年轻的时候可以学一些30岁以后永远不会学的东西。于是我还是做我最喜欢的历史和地理。以前做丝绸之路、做汉史和清史都不是我的专长,并不是我的专业所在。改变的契机在于,一个是因为国家清史项目我做了其中的内容,进入了清史的研究过程。另一个契机是2011年我第一次以游客的身份到了帕米尔高原,当时我立即被它壮丽的景色给吸引了。当我走在葱岭的时候,我发现地形非常复杂,巨大的河谷和高达7000多米的雪山,它的河谷有几百条,主要部分在塔吉克斯坦。

我们知道帕米尔高原在我们中国古代叫葱岭,这里也是古代丝路的交通枢纽。当时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古代的丝路,包括玄奘,包括高仙芝,他们究竟是怎么走过这个葱岭的。因为我是喜欢户外活动的人,基本上要走一个你从来没去过的地方,尤其是无人区,在高海拔非常险峻的地方,一定要求非常精准的GPS轨迹,而不是像我们传统研究一样,列举些地名从这个村到那个村,这样毫无意义。更不是草图画几条线代表丝绸之路,没人敢跟着这个路走。我很想目睹玄奘当年看到的景色,就要非常精确地知道它的定位。

回来以后我作为业余爱好者,找了大量研究丝绸之路的着作和论文看,但是没有人给我答案,果然答案都是地名的罗列或画图,简单的几条线。我想不如自己来做,于是就开始了丝绸之路的复原,我称之为“精准复原”。什么叫“精准复原”?第一,你一定要实地去过;第二,你一定要实地走过人家走过的路;第三,你一定要留下GPS轨迹,以及视频和照片,证明你确实去过了;第四,要开放给社会,让所有人都可以重走。同一个经纬度的地方,你只要到了,你看到的景色和我的照片一模一样,这就是可重复性的检验。这就是我做丝绸之路研究基本的初衷。

我做丝绸之路不是侧重于文物的研究,而是告诉你真正的丝绸之路是什么样,你走过的地方一定是前人走过的。自从2013年4月我开始了第一次帕米尔的考察,已经数不清多少次了,包括中亚、西亚、南亚、新疆、甘肃、敦煌、罗布泊都去过,丝路重要的地标,玉门、阳关、葱岭是我重点考察的地方。我们现在有99%的把握讲,我们已经找到了真正的汉代的玉门关和唐代的玉门关。这是我做历史地理和丝绸之路复原的基本方法。

我非常喜欢历史地理,其实历史地理属于地理学的一个部分。因为地理非常明确,一个地点存在于地球表面,有且只有一个,而且只要两个参数就可以决定它,一个经度,一个纬度。但是人文学科和社会学科不能称为科学,因为它不可以重复检验,经常为一个问题争论几十年数百年也没有一个答案。我非常喜欢简单明确的答案。


侯杨方:历史的精确与叙事的模糊


侯杨方:历史的精确与叙事的模糊

● 精准复原丝路,在真实的历史场景和古人对话

刚才开场丝路考察视频里的坎达尔山口是丝绸之路海拔最高的一个山口,将近5000米,再往上去的话是任何人都翻不过的,这是可以通过的最高的山口,可通行的部分只有几十米宽。这一定是玄奘走过的,因为玄奘写的非常清楚:“城东南行三百余里至大石崖,大石崖东北两百余里至奔穰舍罗。”为什么如此清楚?2013年4月15号在大同乡见到村干部,我跳下车问的第一句话就是,1997年你们乡村公路通车之前,你们怎么去县城开会?他手一指说,我们上西边翻越坎达尔山口,再往西北就是翻越乌谷里亚山口,然后就到了县城。第二天我又问了其他的老乡,到了县城问了宣传部长也得到了同样的答案——有且只有这条路,和玄奘描写的一样。最后为了万无一失,我找到军事地图,果然就画的这条线,只有这条线,没有第二条可以选择。

什么叫精准复原,当我站在坎达尔山口的时候,我就知道玄奘一定经过那,一定是他这一生走过的海拔最高的地方。这个坎达尔山口不仅是玄奘一生走过最高的地方,也是葱岭上最高的一个山口,而且葱岭又是丝绸之路中海拔最高的地点,也就是说这就是真正的丝绸之路的至高点。当你站在此情此景的时候,你看到的景色和一千四百年前玄奘看到的景色有什么区别,完全一样,完全是一千多年前蛮荒的景色。在山口的东北,我们沿着一条河谷走下去,突然看到左侧有个巨大的树。我当时立即叫司机停车,等大家醒来以后去测量了一下,周长12.5米,我们十个人才能环抱。这个树已经3000年了,意味着什么?玄奘经过的时候已经1600年,已经是围径七、八米巨大的树,它越长越旺盛。它就是目睹玄奘取经唯一的生命,有且唯一的道路中间长了一颗如此巨大的树,你不可能证明有第二个。


侯杨方:历史的精确与叙事的模糊

▲ 目睹玄奘取经的唯一生命,一棵阿富汗杨树

我为什么讲这些?因为这说明历史还是活的,丝绸之路还是活的,当你真正找到地点,看到此情此景的时候,你会和古人对话。这就是我做的精准的历史复原。

还有乾隆纪功碑的碑座。这是1759年,清军追击大小和卓,一直追击到帕米尔高原西部,也就是今天的塔吉克斯坦境内,离我们中国200公里以上,打了最后一仗,这一仗奠定了中国的版图,对确定中国的版图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个碑被俄国人搬到塔什干博物馆去了,现在也没展出,但是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碑座。1960年代又被苏联人搬到霍罗格博物馆埋在地下了,他不希望让中国人看到,因为这是帕米尔高原属于中国的铁证。但是这个碑址还在,因为它有个碑亭。我当时一直想找到,我们中国历史上原来画了这个碑的遗址位置,但是按照这个地图找不到,因为比例尺太小了,四百万分之一的比例是找不到的。而且一百多年以来,自从中国人树立这块碑以后,我没有发现第二个中国人找到过这个遗址。我当时在做一个项目,是清朝地图集的一个复原,重新画一个三百年来反映中国版图变迁的一个清朝地图集,今年就会出第一卷。

当时我说如此重要的地标我们一定要亲自到现场,一定要找到这个地方。怎么找到这个地方?从各种各样的地名,还有地图里来找。我们当时中国考察队1892年画了一个地图,这个地图画的是非常糟糕的,完全不是现代地图的测绘方式,但是又画得非常形象,画了一堆石头。后来在现场我们才知道这个石头就是一个断崖,像砌在上面。虽然我确信碑亭遗址一定在上面,但是有一个不可逾越的天堑,就是有一条河从我们车前面,从碑亭底下流过。这就很麻烦,因为它是冰水,而且水非常深。我们司机下去以后迅速就上来了,完全受不了。好不容易跑到无人区,却眼看就要放弃了,我们当时非常绝望。

这时候天边突然来了一个老人,戴着白帽子,带着他的小孙子,骑着马过来了,我们司机就和他交涉,他也答带着我们一起骑马过河,但是马不愿意下去。最后那个老人在马的耳边说了三四分钟的话抚慰它,它才下去。一下去才发现真的非常危险,我们被水冲得完全站不住,马非常劳累。我们上岸以后,我就看原来的那个照片,一对照确认就是那个位置。我跑到上面发现碑的墙还在,和一百多年俄国人拍的照片是完全一样,当时的碑座就在这个碑坑里面。这一百多年以来,我应该是第一个到达这个碑址的中国人。


侯杨方:历史的精确与叙事的模糊

▲ 乾隆纪功碑的碑座遗址


侯杨方:历史的精确与叙事的模糊

●传统历史不是一门科学 历史应该用什么证明?●

我非常喜欢这样的研究。几十万年间,如此巨大的大河谷,大雪山没有什么变化,我可以完全精准的复原,完全和古代的地图以及古代的史料匹配。但是我们传统的历史研究是做不到这一点。我从来不认为历史是一门科学,因为科学是可以重复验证的。就像你找到这个碑座的地方,你到那个地方一定也会找到,它就在那个地方,那个墙还在,而且我留下视频和照片,即使以后它被破坏了,这个照片和视频会永远留下来。但是历史不是这样,为什么?我们研究的所有的历史都是别人写给你的,即使有《史记》和《汉书》,也是司马迁和班固写给你的,所有的可信程度都建立在他们记述和故事的基础上。

地理可以用实例来证明,那历史用什么来证明?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历史没有办法通过穿越验证,你不可能穿越到三百年前,这绝对没有可能。那一本好的历史书和坏的历史书它的标准在哪?历史地理唯一的标准就是你找到了,公布了,证明了,是非常简单的学科。但是历史怎么说你写的书就特别好?我在写这个书的时候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历史做的最好的也不过只能做到纸面上的自洽,你怎么证明历史是个好的故事,怎么检验这个历史?我们不敢说真伪,没有人敢说你写的历史就是真实的。

因为我是经常给北大光华管理学院上历史这门课,经常会讲到清史和汉史,而且我会经常比较《史记》和《汉书》的异同,他们都带着强烈的个人价值观,其实就是偏见,你对照来看会非常有意思。司马迁感觉到自己不得志,因为他是世家大族,他的祖先是司马错,秦国的时候打下四川的一个大将,所以他和李广家关系特别好。李广的祖先是李信,追杀过燕太子丹,都是秦国大家,他们都是世家。但是这些世家大族在汉武帝时期感觉到特别失意,因为汉武帝重用那些社会底层的平民精英,这在世家大族看来这些平民精英吃相特别难看,也没有什么好的举止,就是凭着自己的特长被皇帝特别重用,他们作为些世家大族反而被排挤,所以他写史记的时候有强烈的感情色彩在里面。他因为李陵事件被判处宫刑,而且《史记》是在秘密状态下写的,没人知道他在写《史记》。

《史记》里面包含了大量个人的强烈的价值观与感情色彩判断在里面。所有我们阅读的历史书,都有个人的价值判断和个人偏见。比如他写卫青、霍去病。一般写一个人的传记过后,会有一个史家的评论。他非常平淡地讲,卫青、霍去病两个人挺谨慎的,不敢私自招门客。但是我们同时看班固写卫青和霍去病传,班固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文学家,写了非常华丽的汉赋来歌颂他们两个人的军功,因为卫青和霍去病是汉武帝最喜欢的人。所以你明显可以看出两者强烈的不同。


侯杨方:历史的精确与叙事的模糊


侯杨方:历史的精确与叙事的模糊


●历史的书写充满偏见 如何叙述一个好的历史故事?●

我们有个问题,历史既然不是客观的,即使作为史源的《史记》《汉书》都不能那么客观,那我们怎么叙述一个好的历史故事?通过我好多年给这些商学院人的讲课,因为他们都是成年人,也都是事业有成、有丰富社会经验的人,所以我书中总结了一句话:“历史不能由历史本身来检验,要由现实来检验,要由广大的、有阅历的读者来检验。”当你读这本历史书的时候,你会发现它不像传奇,不像金庸的小说,你会觉得它非常符合我们内心的想法,非常符合我们在职场上行为逻辑的话,也许这个历史书是真的把握住了这个历史的本质,社会和人性的本质。我坚信人性在两三千年内不会发生特别本质的变化,虽然我们装备的东西不一样,我们装备了手机,装备了电脑,装备了互联网,但是我们内心世界和两千年前古人的内心其实燃烧一样的东西,欲望也好,美好的期望也好都是一样的,没什么特别大的变化。它在同一个场景中,同一个模式中,他那个行为举止有同样的规律,包括社会的宏观也是如此。历史反而需要现实和读者本身的检验,有阅历的读者本身的检验。如果你读这个历史感觉这个历史读的像今天的故事,或者说你读今天的故事,观看今天的现实怎么感觉似曾相识,也许这个历史真正把握脉搏,和一些底层不被技术改变的东西,就是人性和社会本质。

我们现在历史叙述经常会讲某个人雄才伟略,早就规划了一百年的发展,究竟是不是这样?从我个人看清代的历史和汉代历史讲根本不是这样。汉武帝54年间打匈奴,全面扩张,开通丝绸之路,这些都不是他事先计划好的,唯一计划好的就是打匈奴,但是怎么打他也不知道。他就想联络大月氏人,但是联络这个目标失败了。但是阴差阳错,张骞颠沛流离十三年,被匈奴扣了十一年,他到了阿富汗,找到了大月氏人,然后又从西域回来了,没想到又被匈奴人扣了一年,最后又跑回来了,非常颠沛流离。他告诉汉武帝很多的信息,河西走廊特别重要,西域是什么样的,三十六个国家,西域最强大的国家大宛,有汗血宝马。这就促使了汉武帝在未来的二十年不断向西进军,把匈奴人的河西走廊,西域全部占了,两次远征大宛,远征大宛以后,西域三十六个国全部臣服于汉朝了,只有这个时候所谓的丝绸之路才被开通。否则西边都是匈奴人,你出去驮着丝绸不是送人头吗?

甚至再长远一点,我们现在很多历史学家经常建构一个汉朝的故事,说汉高帝,文帝,景帝,忍辱负重,韬光养晦七十年就是为了以后向匈奴报复,他们哪知道他会有这样的曾孙出来,他也没见过他,汉文帝也没见过他这个孙子,刚刚死了大概几个月以后汉武帝才出生,汉景帝也不知道他十几岁的孩子上来以后究竟干什么。我们要非常警惕一个倾向,就是史家事后的建构。他事后会把事前那些事合理化、光辉化,刷上很多漆,说我们多么辉煌,这盘大棋在六七十年前就摆好了,其实根本不是这样。包括汉武帝本人他打匈奴打成什么样心里完全没底,都是走一步看一步的。最后打到晚年的时候国家财政彻底破产,差点翻车,又开始轻徭薄赋,安抚国内,这些都不是他事先规划好的。很多历史事后的建构和虚拟、美化,我们特别要警惕,这个我相信有丰富社会阅历的诸位对此会深有了解。不知道大家会不会有一点会意,就是当一个人在舞台上拼命讲自己的成功学的时候,你应该警惕,99%都是假的。真正成功的1%的原因,他是绝对不会告诉你的。

所以,当我们看一本历史着作的时候,千万不要相信纯学究的那些书,而是用我们自己的常识,用我们自己身边对现实生活的那种观察,用我们对职场的体会,去不断把自己代入到历史情境中去。如果你是汉武帝,你是张骞,你会怎么做。人没有什么特别超人的存在。在同样的历史场景中他做得是比你好还是比你坏呢?我觉得如果读历史书能读出这样一个感觉,我觉得是非常非常好的。小到个人的人性和举动,大到整个社会的宏观趋势发展,很可能我们能有会心一笑的感觉,我觉得这样的历史着作可能就是比较好的。


侯杨方:历史的精确与叙事的模糊

▲ 侯杨方新书《盛世》系列 中信出版社


侯杨方:历史的精确与叙事的模糊

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 合作/洽谈/转载 #

cn@boma.global

# Boma全球 #

www.boma.global

# Boma中国 #

www.bomaeast.com


侯杨方:历史的精确与叙事的模糊

Boma是一个全球影响力网络,它为现在和未来的领导者和改变者们提供全新的学习体验——大会、培训项目,研讨会等,使我们对未来更有意识并且保持智慧,在一个快速持续变化的世界里巡游。

当前文章:http://www.408786.com/krreevk3/63818-74650-51631.html

发布时间:02:28:44

浙江企业新闻网??华考范文网??文人书屋??庭堂书香??菩提文库??庭堂书香??电音??狗狗小说网??舞曲大全??文人书屋??

{相关文章}

达威股份(300535.SZ)上半年归母净利降4.96%至1948.24万元

????

格隆汇8月15日丨达威股份(300535.SZ)公布2019上半年业绩,公司共实现营业收入1.66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0.88%;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948.24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了4.96%。

2019年的重要计划是完善三大事业部的组织架构,继续发展化学品事业部优势领域的影响力,推进木业事业部、智能装备事业部生产工厂的建厂进度。 2019年3月,根据发展战略及业务扩张情况,调整了邓达智_侠大资讯网公司组织架构,完善了三大事业部功能。

2019年4月,全资子公司达威智联拟与展威新材料共同出资新建成都达威智能制造有限公司,注册资本6000万元,其中达威智联以自有资金认缴出眉有办法表情包_侠大资讯网资4020万元,占标的公司注册资本的67%;展威新材料认缴出资1980万元,占标的公司注册资本的33%。2019年5月完成了工商登记工哪个音乐软件歌曲最全_侠大资讯网作,并取得了新津县行政审批局下发的《营业执照》。智能制造将作为达威智联的生产基地,主要在智能装备行业,尤其是皮革智能机械方面进行生产。

????

?&南开大学专升本_侠大资讯网nbsp;??

????

 深证综合指数_侠大资讯网;?? 司令员是什么级别_侠大资讯网;

(责任编辑: HN666)

????

????

????

????

????

本文标签: 唯愿唇扬 证通电子 中国咨询行业前景

回到顶部